✔腐向
まふまふ本命╹﹃╹
ニコニコ|soramafu、甘党
BSD|太中、中太、織太、社亂、敦芥
全職|葉黃、黃葉

歡迎小伙伴找我玩耍

【家教/2727】無題

*雙包胎設定
*時間軸:十四歲到二十四歲
*家族設定並未消失
*角色持續OOC




  「言───下來啦很危險耶!」
  「我又不是你,不會掉下去啦。」
  「什麼啦、快下來───!你哥叫你快下來!」
  澤田言綱坐在家裡的屋頂上,面無表情的盯望著自家雙胞胎哥哥澤田綱吉在庭院裡朝著自己喊很危險的模樣,輕輕的嘆了口氣,「不然你也上來嘛。」
  聞言澤田綱吉皺了皺眉,扁起嘴不滿的喊道:「怎麼可能!快點下來啦!」

  聽見這個答案的澤田言綱凝視了澤田綱吉一會兒,便往後倒去、直接躺在屋頂上,所幸不理人了。
  閉起眼澤田言綱感受著屬於春天的氣息。
  一陣陣的花香味。
  「言───」
  
  哥哥的聲音又傳進自己耳裡,這次更清晰更大聲了,澤田言綱緩緩睜開眼,不意外的看見澤田綱吉的臉就出現在自己眼前,兩人之間的距離很近。
  愉悅的勾起嘴角,故意用戲謔的口吻說道:「還不是上來了?」

  「什、還不是擔心你!走啦快下去!」澤田綱吉被自家弟弟這麼一說,臉上多了兩片紅暈,為了掩飾自己的情緒澤田綱吉一把抓過澤田言綱的手就要帶他離開屋頂。
  不料下一秒卻是自己被拉過去,眨眼的瞬間眼前的景物又變了,映入眼廉的是蔚藍的天空,上面還飄著幾朵不同形狀的白雲,天氣很好。

  澤田言綱抓著澤田綱吉的手,一同往後躺在屋頂上,然後再度閉起眼,「躺著吧。今天天氣很好很舒服的。」
  看向一旁閉起眼的言綱,澤田綱吉無奈的垂眼,只好跟著照做,一邊將臉轉回天空的方向一邊閉起眼。

  兩人之間頓時安靜下來,微風輕輕撫過臉頰,頭髮也跟著隨之晃動、額前的瀏海微微搖動,幾縷髮絲擦過臉頰,還有淡淡的花香味竄入鼻腔,耳邊時不時傳來鳥叫聲、腳踏車的鈴聲以及周圍鄰居媽媽們的聊天聲。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

  交握的掌心傳來的溫度也令有點懼高的澤田綱吉感到安心。那雙手牽著他的手做過很多很多事,從小時候帶著他去附近的公園玩耍,因為他跌倒而幫他抹去眼淚,對著他說別哭了並且牽著他走回家,一直到十四歲雙方都對彼此抱持著超越兄弟之間的感情,互相表明心意後的第一次約會,在不注目的地方偷偷牽手,還有像現在這樣子的牽手,一切都讓澤田綱吉感到溫暖。

  春天的氣息,熟悉的味道。
  「吶、言,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吧?」
  「說什麼蠢話呢,這是當然的吧。」

  澤田綱吉輕輕的笑了,「是啊,言不會拋棄我的。」
  「怎麼可能拋棄你啊,笨蛋。」
  「那打勾勾!食言的是小狗喔!」
  「嗯,說謊的是小狗。」
  手指勾著手指,互相在對方的大姆指上印下了透明的約定印記。
  那是只屬於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約定。

  躺在屋頂上,想起了十年前的誓言,別於十年前的自家屋頂現在澤田綱吉躺的是彭哥列大宅的屋頂,但應該跟在他身旁的那人如今卻已經不在了。

  同一片天空下,春天的氣息依然還在,但熟悉的味道卻不在了。
  「說謊的人、是小狗喔,言……」澤田綱吉張開唇顫抖的吐出幾個字,語氣帶著濃烈的悲傷,瀏海遮住了他的眼,但卻遮不住自眼框滑落而下的眼淚。

  二十四歲的彭哥列首領───澤田綱吉,比起十年前成熟許多,待人處事也有一套自己的法則,力量更是隨著時間隨著經驗越來越強大。

  但他現在卻像個小孩子一樣的哭了。

  「嗚……明明說不會拋棄我的……為什麼、嗚……卻丟下我自己一個人……嗚……先走了啊……」舉起手覆上自己的臉,肩膀因為哭泣而一下一下的抽動著,幾近崩潰似的說著話,咬緊下唇,澤田綱吉用力的抹去自己的淚水,但眼淚卻像水籠頭被轉開般的不斷流出。

  澤田綱吉沒有再說話,空氣裡只剩他的抽泣聲,不斷顫動的身驅此時看起來特別無助。
  內心深處傳來了碎裂的聲音,原本在心裡唯一的一個位置───那是他的世界他的中心,現在卻空了,那個人走了之後澤田綱吉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畢竟自己已經把對方當成整個世界,他走了就代表他的世界也正在崩壞。
  雖然人已經不在身邊了,但他的靈魂早就繡上了那個名字。

  澤田言綱。

  從出生到現在就像命運一樣把他們緊緊的纏在一起,但現在上天卻分離了他們,對澤田綱吉來說無謂是上天對他開了一個玩笑。一個天大的玩笑。
  他多希望澤田言綱的死只是一場夢。只要一覺醒來還是一如往常,澤田言綱會躺在他身旁對他道早,在他額上烙下一個早安吻,一起吃飯,一起批閱那些好似永遠都處理不完的公文、一起翹班、一起被里包恩訓話。
  
  但這些事情,以後他都只能自己一個人做了。
  早上不會在有人親吻他的額際,不會有人陪他一起改公文,不會有人陪他翹班陪他被罵,永遠都不會了。

  哭泣的聲音持續響著,但這次沒有人能幫他抹去眼淚,並且對他輕喃:「別哭了。」

  在澤田言綱失去心跳的那個瞬間,澤田綱吉的心也跟著死了。

  「言,你要等我去找你……這次絕對不能在食言了喔……」


  ───FIN.

 
评论
热度(2)
© あか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