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まふまふ本命╹﹃╹
ニコニコ|soramafu、甘党
BSD|太中、中太、織太、社亂、敦芥
全職|葉黃、黃葉

歡迎小伙伴找我玩耍

【甘党】 TO:伊禪 生日快樂w


  伊東歌詞太郎現在非常緊張。

  快步的走在東京街頭,雙手也不自得握成了拳狀,滴下了幾滴冷汗,看的出來伊東真的非常緊張。

  『歌詞太郎さん快來居酒屋就人啊!天月他……嗚哇啊!』
  『天月くん怎麼了?喂コニちゃん?』
  『啊啊啊總之你快來啊!……喂あまちゃん!』
  『嗶嗶嗶───』
  『喂コニちゃん?喂?……可惡!』
  
  伊東想起方才跟コニー的對話,對方不明究裡的就叫他過去,語氣還非常急促,手機另一端傳來了十分吵雜的聲音,隱隱約約聽到了はしやん、un:c和其他COF成員的聲音,但唯獨就是沒聽到他倆對話裡面提到的天月的聲音,場面似乎很混亂。

  思索至此,伊東又加快腳步,到最後幾乎是用跑的,一路狂奔到居酒屋。
  門被伊東大力的推開,映入眼廉的是人海,整間居酒屋非常熱鬧。

  「啊,喂這裡!」はしやん朝門口大喊,舉起手讓伊東注意到自己的所在位置。
  伊東喘著氣馬上就往那個方向快步走去,視線繞了一圈最後停在某個趴著的人身上。

  「天月……くん?」伊東看著攤在桌上,嘴巴還嚅嚅著什麼、而且滿臉通紅的天月。
  「他喝醉了,而且醉的很嚴重……」コニー無奈的往後仰,無力的說道。
  「那把我叫來是……?」伊東緩緩氣後順勢坐到了天月旁邊的空位,一臉疑惑的問道。
  只見コニー沒有回話,看起來累極了,はしやん自動的幫忙解釋:「你跟他感情最好嘛,而且他現在是比較安定了,剛剛是整個人亂吼亂動,還差點摔到地板上,超級危險……反正你們家也住的近,再說……」はしやん頓了頓,換成そらる接話:「他剛剛一直喊你的名字。」

  そらる的身體不斷的晃動著,不是因為他醉了,而是因為隔壁喝醉的まふまふ一直在搖他。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ねね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你是誰呢?你是そらるさん嗎?我是誰呢?我是そらるさん嗎?欸嘿、不是哦!他才是そらるさん喔───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拉著そらる的手臂不斷的搖,一邊唱著奇怪曲調的自創そらる之歌。

  伊東眨了眨幽黑的雙眸,看了一下在場的人,有天月、そらる、まふまふ、事務員G、はしやん、un:c、コニー和自己。而有一半的人都醉了。

  伊東微微偏頭,看著天月紅透的臉頰,伸出手將天月耳旁的髮絲塞到耳後,然後無奈的順了順天月的髮。眼底映滿了溫柔,那是天月專屬的,伊東給的、溫柔。

  突然天月整個人坐起身,轉過頭盯著方才才到場的伊東。下一秒天月猛地往伊東身上撲去,卻因為酒精的關係而使天月整個人軟綿綿的,結果變成天月趴到了伊東身上。
  「勇者天月才不喜歡魔法少女伊東呢!最討厭了!」

  天月大喊,幸好沒有引來太多注意,因為聲音都被四周的吵雜給蓋了過去。
  然而伊東還是清楚的聽見了天月的喊話。

  勾起嘴角伊東自嘲似的笑了笑,隨後又換回以往那抹溫暖的笑容,這次還多帶了一點無奈的成份在。
  「是是,最討厭了。」

  「對啊太討厭了!」天月說著說著將臉埋進伊東的懷裡,咕噥著:「聲音那麼好聽……長得那麼帥氣……每次都那麼溫柔……為什麼啊……為什麼、可以那樣的溫柔啊……」到最後幾乎是哽咽著在說話,天月抓緊了伊東的紅色外套,身驅微微顫抖著。

  伊東緩緩地瞪大了眼,臉上充滿了不可置信。

  原來、天月くん一直都是這麼想的嗎?但是……
  
  懷中的那人突然不再顫抖,手也漸漸垂下,似乎是睡著了。伊東輕撫著天月的頭髮,對方因為喝醉而道出的訊息對他來說過於龐大且震驚,一時之間反應不太過來。

  「睡著了嗎?」コニー從另一邊走過來,卻發現天月跑到了伊東懷裡,果然找歌詞太郎さん來是正確的コニー不禁如此想道。

  「え?啊、對啊,睡著了。」伊東回過神,乾笑了幾聲。
  「你還是先帶他回家吧,不然待會他醒來又要跟著那群人一起發瘋了……現在そらるさん也快撐不住了。」コニー再度無力的望向身旁一群人,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コニちゃん辛苦了,那我就先帶天月くん走了,拜拜。」伊東說完給了コニー一個慣性的淺笑,接著撐起天月的身體,慢慢地走向大門口。
  「拜拜───」

  「啊,歌詞太郎さん要走了?」還在被まふまふ精神折磨的そらる瞥見了伊東扶著天月的身影,於是開口問道,尾音的提高讓伊東知道そらる也喝了不少,暗暗地在心裡祈導別醉過頭了、不然就沒人帶まふまふ回去了。
  
  「啊、對,そらるさん加油啊……先走了。」伊東苦笑了幾聲,看著好友不斷被搖晃的身體他表示愛莫能助。

  「ねね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
  「幹麻啦……」
  「───……」

  隨著伊東的腳步離大門越來越近,好友們的聲音也越來越遠,最後他推開大門,再度關上門的同時也隔絕了居酒屋裡的所有聲音。
  晚上的東京依舊是人來人往,許多路燈和招牌燈也都亮了起來,為夜晚的東京增添了幾分色彩。

  伊東拖帶著天月往自己的住處走去,雖然行動有點勉強但伊東卻不覺得厭煩。

  「最討厭歌詞さん了……」

  身旁的天月說著夢話,僅管說著討厭但念著的確確實實是伊東的名字。

  至少他念的是他。不是別人。伊東斂下眼,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病態,一個人呆呆的苦笑了一下。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二人終於到了伊東家,伊東將家門打開,開了玄關的燈後把天月先放靠在牆邊,體貼的先將天月的鞋子脫掉擺好,再將天月扶到自己房間的床上。

  「接下來……」伊東撓了撓頭,最後端了一杯白開水放到桌上,接著拿起自己的換洗衣物進了浴室。
  打開蓮蓬頭,自來水嘩啦華啦的流下來,就如同他的感情一般,傾洩而出。



  緩緩地睜開眼,襲捲而上的是劇烈的頭痛。

  「嘖……好痛……」天月伸出一隻手按著自己的腦袋,另一隻手則是撐起自己的身體。
  環視了自己所在的地方,發現有點熟悉,在看到掛在衣櫃上的紅色外套後馬上就認出了這個地方是哪裡。
  是自己好友───伊東歌詞太郎的房間。

  不過,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天月皺了皺眉。

  天月想起身,卻因為頭上的陣痛而被限制了行動。
  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白開水一口氣喝完它,放下水杯的同時聽見了浴室傳來的水聲。

  歌詞さん……在洗澡嗎?天月無力的閉起眼睛靠在牆上,一邊如此想著一邊努力的回想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可惜記憶一片空白。

  「喵───」突然一聲貓叫打斷了天月的思緒,睜開眼就看見伊東家的家貓ぽんぽん走進門的身影,天月馬上揚起了好看的微笑,兩邊的酒窩陷得很深、表示天月笑的很開心:「啊ぽんぽん、好久不見!」接著便伸出手叫ぽんぽん到自己的地方來。

  看著天月不斷揮手的動作,ぽんぽん慢慢地走到床邊,最後跳到天月的腿上,撒嬌似的蹭了蹭。

  「喵───」

  「真可愛……」天月垂下眼廉,撫摸著ぽんぽん的貓毛。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月抱著ぽんぽん再度睡著了,伊東洗完澡一出來就看見如此溫馨的畫面,不禁莞爾一笑。

  走到桌子旁伊東將已經被天月飲用完畢的水杯拿到廚房重新裝了一杯。回到房間後一人一貓依舊熟睡著,放下水杯伊東坐到椅子上,凝望著天月的睡顏,他拿起擺在一旁的手機,開起了拍照模式。

  喀嚓。喀嚓。
  
  一連拍了十幾張不同角度的天月,伊東覺得自己好像太瘋狂了,為了天月而、瘋狂。

  但是、───他也只能為了天月瘋狂啊。

  將偷拍的成果收起,伊東繼續盯著天月看,看著那張看不膩的臉,仔細的從那頭看到腳,伊東的想法只有一個。

  好喜歡。

  不管是現在那毫無防備的睡臉還是平常活力的樣子,亦或是因為被女粉絲告白很害羞而臉紅的樣子,全部都、很喜歡。

  但是,如果這樣的心意被發現了的話,肯定會被天月くん討厭的吧。會被覺得噁心的吧。
  畢竟自己跟天月くん是同個性別,一樣是男人。同性戀什麼的,不能接受的吧。

  眼皮半蓋,伊東往後攤在椅背上,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想要告白的心情不是沒有,可是一但告白了兩人之間就會有隔閡,他還想跟天月くん做好朋友啊。

  伊東突然覺得很無力。一直想把這份心情藏好,藏在心中的最深處,伊東相信時間能夠沖淡一切,包括自己對天月的那份心意。但每每在伊東想放棄之時,那條界線卻總是被對方非常輕易的觸碰到,然後───

  喜歡的心情就滿溢出來了。
  喜歡他、喜歡他、喜歡他、真的好喜歡他───
  不論白天黑夜、甚至連在夢中想的也都是他。

  已經───愛上了啊。

  「天月くん……我……」趁著這個時候偷偷的告白,天月くん就聽不到了吧。不會感到困擾了吧。自己也有個能宣洩感情的地方了。伊東一邊想著一邊就想繼續接話,卻被突如其來的聲音給打斷,「嗯,怎麼了?」

  伊東頓了一下,整個人往前坐起,驚訝的望著天月:「天月くん……什麼時候醒來的?」

  「剛醒就聽到你在叫我了。」天月托著自己的腦袋,看上去有些痛苦的皺著眉。

  「啊……」幸好他剛剛沒有把告白脫口而出。
  「所以你要講什麼?」天月伸伸懶腰,非常緩慢的坐起身,伊東一看到如此情景就知道天月現在頭一定還是很痛,馬上伸手幫忙把天月扶起,讓對方能夠坐好,天月微微一笑:「啊、謝謝。」

  伊東不語,將手收回來後本來打算把水遞給天月,然而在天月丟出下一個問題的時候,想拿水杯的那隻手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

  「所以你到底要講什麼?」天月繞圈轉著因為方才是靠在牆壁上睡著而僵硬的脖子,狐疑的看著伊東。

  「え?啊不、我只是……嗯,沒事哦。」伊東吞吞吐吐的說道,最後也還是沒給個正確答案,只是揚起了天月熟悉的微笑。
  
  但這次的感覺、好像有點不一樣。天月盯著伊東看,「哈?這是什麼回答……歌詞さん好奇怪啊……」雖然覺得很莫名,但天月還是忍住了想繼續發問的心情,因為自己的頭真的很痛,雖然不是第一次宿醉了,可能是因為今天喝的比較多的關係導至這次痛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痛,「算了,歌詞さん一直都很奇怪嘛!話說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伊東暗自鬆了一口氣,慶幸天月沒有一直追問,「你跟Gさん他們去居酒屋喝醉了,コニちゃん打電話叫我過去,因為你醉得很嚴重,站都站不穩而且還做了一些奇怪的舉動,所以コニちゃん就想說我跟你家住比較近,讓我先帶你走。」

  天月闔上眼,無力的說道:「原來如此……不過奇怪的動作?我、我做了什麼嗎?」語氣越變越緊張,深怕自己做了什麼驚人之舉毀壞了自己的形象。

  「嗯……有跌到地上。」伊東想起方才天月撲進自己懷裡的那幕,覺得眼前的人大概會很害羞,於是隨口編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真的假的……嗚哇感覺會被當成笑柄的……」天月向後倒在牆上,有氣無力的說道。伊東見狀輕笑了一聲,「不會的啦,まふくん醉得比你嚴重一點,後來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まふくん身上了。」

  「真的嗎太好了……」
  「喵───」
  「啊,ぽんぽん起來了!」
  「好久不見牠還是好可愛啊……」
  天月看著ぽんぽん在他腿上伸懶腰的動作,不禁開口稱讚,眼神也柔情似水,伊東突然有點羨慕ぽんぽん了。
  
  如果能一直受到天月的注視的話,那伊東覺得就算一輩子當ぽんぽん都沒關係。

  「歌詞さん歌詞さん!你看你看ぽんぽん也喝醉了哦!」天月有點小興奮的聲音將伊東喚回神,伊東一望過去,就見天月抬起ぽんぽん的一隻手亂揮,還嚷嚷著歌詞さん你快看ぽんぽん真的醉了等等的語句,殊不知這些舉動已經讓伊東要爆發了。

  啊啊……總是這麼輕易的就……越過那道防線了啊天月くん。

  真是、太可愛了。
  太喜歡了───

  「天月くん,我……」
  「喜歡你。」
  「大好き。」

  「……啊、」伊東恍神了幾秒,回神的同時才驚覺方才自己下意識的說了什麼,伊東整個人僵住,小心翼翼的看向天月,發現天月的反應跟他一樣。

  全身僵住,原本握著ぽんぽん手的那隻手也停在半空中,嘴巴也因驚訝而未閉上。

  過了大概三十秒,天月才慢慢從驚嚇中恢復,連忙乾笑幾聲,「呃歌詞さん幹麻那麼認真的告白,害我被嚇了一跳呢,我也很喜歡歌詞さん啊……」聲音帶著抖音,仔細一看伊東才發覺天月整個人在顫抖。

  果然、被嚇到了吧。
  像是放棄般的伊東決定直視天月,語氣也變得十分堅定,「不,我說的喜歡是指想成為戀人的那種喜歡。」

  都已經說了,被討厭也是一定的事了,不如就這樣好好面對自己的感情吧,不然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天月くん果然覺得很噁心吧……被嚇到了真的很對不起,但只要噁心一次就好了,我想把話說完,不、是請讓我把話說完。」

  「初投稿的時候真的沒想到會有好心的人幫忙宣傳,真的很感謝天月くん,沒有天月くん大概也沒有現在的我吧。天月くん人真的很好,聲音也很好聽,長得很帥氣,個性也很可愛,很善良,大概那個時,我就偷偷喜歡上天月くん了吧。」

  「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天月くん,平常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在眼裡,因為增加了粉絲很開心、因為被女粉絲告白而害羞的臉紅、因為被調侃了一下而激動的大吼;因為喜歡貓所以看到ぽんぽん或是其他貓的時候會一直喊好可愛、因為太激動而破音、因為跟其他人合唱了覺得很幸福……這些行為都非常可愛,讓我非常喜歡。」

  「我知道你一定覺得我很像變態,我也經常提醒自己不要洩露這份感情,不然會讓天月くん困擾的,想把這種心情藏在心底最深處,或許能就此淡忘也說不定,但是……天月くん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觸碰到那條線,總是非常輕易的就……越過了那條線,無意的想打開那個秘密,我想後退也後退不了了啊。」

  「說了這麼多我也只是想表達,我很喜歡天月くん這件事。真的很喜歡。」
  「喜歡到、無法自拔了。」

  伊東一邊說話的同時一邊觀察著天月的反應,可惜天月從頭到尾都是呆滯的狀態。
  果然、被徹底的討厭了吧。伊東露出了苦笑,強忍著現在想哭的衝動,緩緩的說:「謝謝天月くん願意聽這些話,一定很反胃吧,對不起。如果身體好多了就可以走了,以後我會盡量避開天月くん的。」語畢伊東就想站起身準備離開房間,離開天月的視線,但卻被一隻手給抓住。

  回頭只看見天月一臉驚慌的抓著自己的手,那個當下伊東也慌了。

  不行,不要。快點放開他,不然他會……離不開的啊。

  想立即抽出自己的手,可是只換來更用力的拑制。

  「天月くん……」
  「你這個笨蛋太郎,伊東笨蛋太郎,白痴太郎!自以為是的討厭鬼。」天月用力的握住伊東的手,就像用盡力全身的力氣一樣的緊緊握住,握得伊東有些發疼。

  就像他的心一樣,被緊緊糾著的悶痛,快要喘不過氣了。伊東低下頭不願意再面對天月那雙明亮的眼。

  但天月接下來的話卻換成伊東震驚了。

  「自說自的告白,一直說什麼我會討厭覺得你很噁心,歌詞さん真的考慮過我的心情嗎?」
不能自信一點嗎?我的確討厭歌詞さん啊,那個沒自信的歌詞さん,歌聲裡帶著自信,非常溫柔的那個歌詞さん,整個人閃亮的像太陽一樣,笑容也很溫柔」

  「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糾結嗎?只有你一個人想藏住那些秘密嗎?真的很自以為是啊,你以為只有你會觀察別人嗎?我也會啊!因為大家不約而同的一起唱了自己創作的歌而感動的哭了,因為專輯被排行到了前幾名而高興到不行,總是體貼的為粉絲們著想,之前說就算Live沒有人去也會為了DJ大哥而努力唱歌,這種對唱歌的態度我真的很欣賞,我都非常喜歡這些行為,非常喜歡歌詞さん,是那種想要成為戀人的喜歡!」

  「所以我也會一起喜歡那個不自信的歌詞さん喔,歌詞さん一定要努力感化那個不自信的歌詞さん啊!因為我喜歡歌詞さん的全部喔。」
  「再說了,剛剛那是什麼?那種表情……如果真的喜歡我的話就別露出那副表情啊……!一副我欺負你的樣子……」

  天月激動的說著,也因為緊張害羞而不斷破音,僅管如此天月還是想把自己的感情傳達給伊東。

  好好地、傳達到對方的心裡。
  到內心深處。

  「讓我說這些害羞的話歌詞さん要負責啊!」幾乎是顫抖著喊出來的話,天月最後脫力似的攤回了床上。

  滴答。

  斗大的淚珠從伊東的臉頰邊滑落而下,滴到地板上發出的聲響讓天月從床上彈起。

  「え?哭了?等、等一下!為什麼要哭啊───?」天月驚恐的看著沉默哭泣的伊東,頓時慌了手腳。

  ぽんぽん也馬上跳下床走到自家主人身旁,舉起手試圖想勾到伊東安慰他,「喵───」

  伊東用雙手胡亂地抹著眼淚,可是眼淚並沒有要停下的跡象。

  「不……只是、太高興了……」
  「沒有被天月くん討厭或感到噁心,真的是太好了……」

  伊東跌坐在地上,哽咽著道出哭泣的原因,抽泣的聲音聽得天月滿是心疼。
  天月起身抱住伊東,將臉埋在伊東的頸間,所以說出的話聽起來悶悶的,「……怎麼可能討厭你嘛……笨蛋太郎。」

  二人維持了這個姿勢一陣子,靜靜的等到伊東止住淚水,二人的心情也平復了許多。伊東輕輕推開天月,握住了天月的雙手,柔情的凝視著對方清澈如水的雙眸。

  「天月くん,我喜歡你。」
  「我、我知道啊,我也……」
  「非常的、喜歡,超級喜歡。」
  「喔、嗯……」
  「大好き。」
  「好、好了啦你要講多少次啊,我、我已經感受到你的心意了……」
  「那可以,交往、嗎……」
  「啊、嗯……可以啊……」

  緋紅巧巧地爬上天月的臉,伊東伸出手撫著天月的右頰,指腹輕柔的來回摩娑著。
  勾起一貫溫柔的笑容,這次附帶了更多的情意,令天月看得有些心動。

  歌詞さん果然……好帥啊。如此想著的天月,臉好像又更紅了一點。

  「天月くん,大好き。」

  「唔……我、我果然最討厭歌詞さん了!」

  「え?」
  「不要在講了很害羞啊!你這個告白太郎、笨蛋太郎,伊東笨蛋太郎───」

  不過,如果是對方的話,說不定可一直幸福地走下去吧。
  天月紅著臉撇過頭就是不看伊東,伊東則是一直拉著天月的手追問,兩人的內心此時想的事情是一模一樣的。

  天月くん/歌詞さん,大好き。



───FIN.


 
评论
热度(36)
© あか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