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まふまふ本命╹﹃╹
ニコニコ|soramafu、甘党
BSD|太中、中太、織太、社亂、敦芥
全職|葉黃、黃葉

歡迎小伙伴找我玩耍

【0630.天月-あまつき-】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ます。【2014/7/3更新】

*COF出場。
*一點都不甘党的甘党



  『あまつき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ます!!』

  天月滑動滑鼠滾輪刷著推特頁面,現在是六月三十日的凌晨十二點多。
  推特上有許多來自粉絲與好朋友們的祝賀語,其實在十二點的那個瞬間他推特的通知數是一瞬間爆增,他還來不及看完第一輪又有新的一輪通知,天月只好先放著等到時間差不多再開始慢慢滑。

  嘴角揚著開心的弧度,想著又過了一年他現在開始已經是二十三歲的大人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看完所有通知,順手從最一開始的祝賀推按收藏按到後面,只是推特的收藏數好像有限制,一天只能收藏一千則推,於是天月也就按到第一千則為止,打算明天再繼續收藏。
  
  接著為了下午的LIVE作準備,天月也準備上床睡覺,在睡前瞥了一眼手機螢幕,像是在期待著什麼一樣,但盯了幾秒後天月便甩甩頭,拉開棉被,關上電燈,入眠。

  「希望能做個好夢。」





  天月今天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

  單手托著腮幫,對著自家的電腦螢幕喃喃自語,天月疑惑的皺皺眉。
  「果然好奇怪啊……」

  現在是晚上九點半,再過二個半小時今天就要結束了。他的生日就要結束了。
  移動著滑鼠上下滑著推特的頁面,天月反覆的看著推特上的推文,就是覺得有點奇怪。

  今天大家意外的……該怎麼說呢,冷靜嗎?
  就往常的經驗,他的那群損友們也就是COF的成員們應該會趁著今天是他的生日而想些惡整他的方法。
  但今年什麼都沒有。

  沒有意外的突襲、沒有意外的驚喜、沒有意外的惡整、沒有意外的事情。

  其他人都沒動靜就算了,因為本來就沒有人說他們一定要幫自己慶生,但是就連身為戀人的伊東歌詞太郎也沒有作為就令天月百思不得其解。
  在推特上的對話當然還是有,但完全沒有什麼要幫天月慶生的成份在,很普通的對話,這讓天月心裡有點不平衡。

  當然沒有說作為戀人就一定要幫他慶生,但是好歹他們交往也快二年了,什麼事都沒做讓天月不免感到有些……失落。
  天月眨眨眼,不自覺的嘟起嘴,原本就糾結在一起的眉頭現在更加靠近,「什麼嘛……笨蛋太郎。」

  伊東的聲音突然傳入耳裡,天月抖了一下,下一秒才發現原來是自己的手機響了。

  天月有些賭氣的拿起手機,「真是的……誰啊……?」看了一眼螢幕發現是まふまふ。

  『喂?あまちゃん!緊急!快來你家這邊的公園!有個人說想見你!快點過來!!』
  『嗶。嗶。嗶。』

  不到幾秒的時間就馬上被轉入電子音,天月整個人愣在電腦桌前。
  「……哈啊?莫名奇妙……」

  但是對方的口氣好像真的很緊急,天月不明所以的還是先抓起鑰匙和手機衝出家門。

  「到底是誰啊……什麼這麼突然而且都這麼晚了……」

  一邊碎念一邊跑到了家裡附近的公園,也就是自己每天晚上固定跑步的地方,天月緩緩停下腳步,後方就突然傳來一句:「あまちゃん這裡!」
  一回頭不出所料的看見了まふまふ站在那裡對自己招手,但旁邊還多了一個人……一個體型很嬌小的女生。

  ……等等?他不認識那個女生吧?

  對於一向怕生的天月來說那個女生無疑的讓天月感到緊張,強作鎮定的走到了まふまふ身前,還沒問話之前就見まふまふ笑盈盈的開口:「旁邊這位是あまちゃん的粉絲喔,也是我的朋友,一直說著想見あまちゃん一面,知道今天是あまちゃん的生日還特別準備了禮物哦!」

  粉絲?

  ……

  「え、ええ────!」粉絲?

  「天、天月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ます!關注天月くん很久了!非常喜歡天月くん的嗓音!雖然我知道今天這樣一定會帶給你很大的困擾、但是無論如何都想在天月くん生日這天把自己一直以來想說的話說出來!所以拜託まふくん讓我見天月くん一面了!請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那邊放了我和我朋友們的禮物!」那位身型嬌小的女生握緊雙拳,一雙雪亮的大眼直望著天月的眼睛,褐色的長髮也因為激動喊話的關係輕微飄盪著。

  「え、え但是……」天月驚慌失措的看向一旁的まふまふ,まふまふ卻還是揚著一慣的笑容,「放心啦我也會陪著你去的。」
  熟知自己好友怕生的個性まふまふ道出了一句令天月安心不少的話,但天月不知道的是まふまふ笑容下隱藏的意思。

  就這樣由那位女生帶路,天月和まふまふ走在後頭,見與那女生有一小段距離,天月馬上小小聲的對まふまふ抱怨:「我說你啊……下次有這種事能不能先經過我同意?這樣對其他粉絲不是很禮貌吧?」

  「唔嗯……我當然知道啊但是……但是她真的想很久了嘛……想說我跟她交情還算不錯所以就……」まふまふ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樣,話也越講越小聲,頭也跟著越來越低。

  看まふまふ好像真的有歉意的樣子,天月也不好繼續責備對方,嘆了口氣繼續為接下來的事感到緊張。

  「啊、那個,到這邊可能要先請天月くん閉上眼睛了……因為在前面就是驚喜了……」前方的女生突然轉過身對天月和まふまふ說道。

  「好,那就由我來遮住あまちゃん的眼睛吧!」まふまふ從口袋拿出一條黑布,在天月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將黑布綁在天月的頭上,遮住了天月的視線。

  「走吧!」まふまふ抓著天月的衣袖,慢慢的帶著天月往前走。

  一路無話,直到天月覺得有些可疑的時候眼上的黑布就被解開了,取而帶之的是一隻溫暖厚實的手掌心,天月的視線再度被遮住。
  「等、誰……!」

  「噓,先不要講話喔。」

  天月的身體一震,不敢置信的張開嘴,顫抖的問道:「歌、歌詞太郎さん?」
  「嗯,是我。」

  「等、這樣是做什麼!」
  「來。」

  蓋住自己視線的大手離去,因為方才被遮住視覺一段時間所以已經適應了黑暗,現在突然放開反而有點不適應,眨了眨眼天月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眸,一見到眼前的情形腦袋就當機了。
  眼前一片耀眼的藍光,正前方有一棵大樹,樹下擺著一個巨大的正宗娃娃,數上掛滿了月亮和星星的吊飾,拉長了的掛燈也掛滿了整棵樹,數枝上也分別吊著許多木板,每個板子上都寫了滿滿的給天月的祝福。

  「天月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響亮的聲音從正後方傳來,天月慢慢的回過頭,在看見所有好朋友聚在一起對他大喊生日快樂的情景後,眼淚馬上不受控制的奪框而出。

  「え?今年也哭太快了───!」
  「八秒鐘!創新紀錄了!」

  天月還沒來得及去理會朋友們的調侃,雙手不停的抹著雙眼,「嗚……你們……」

  「天月くん。」

  天月愣愣地抬起頭,模糊的視線對上了最熟悉的雙目,伊東伸手用大姆指指腹溫柔地抹去天月臉上的淚水,嘴邊依舊掛著那怎麼看都看不膩的溫暖笑容。
  接著冰涼的觸感出現在脖子上,只見伊東的手繞到了天月的頸後,將一條由象徵天月的月亮和星星的吊飾所組成的金色項鍊戴上天月的頸間。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天月吸吸鼻,不可置信的看著伊東,眼淚越冒越兇,「什麼啊這個……嗚嗯……謝謝你們……真的……」

  「嘿不謝不謝,要謝就謝歌詞太郎さん吧,這都是他一手策劃的哦!」

  「啊啊真羨慕あまちゃん……そらるさん都沒有這麼紳士的對過我。」
  「喂,講這麼大聲你就不怕被そらる聽到嗎?」
  「已經聽到了。」
  「咿───!那、那個,そらるさん請聽我解釋!請、請聽我解釋!嗚哇啊別打我───」
  
  眾人立刻吵鬧起來,趁著這個時候伊東牽著天月的手走到了大樹前,一邊走一邊說:「其實本來是我要去找你的,只是被はしやん他們說這樣就不驚喜了,所以才沒有去找你的。」

  「……夠驚喜了……真的……做這些很累吧?」

  「一想到是給天月くん的就不會覺得累了哦。」
  「……就只會甜言蜜語。」
  「是真的!」伊東苦笑說道,接著馬上又換了一副正經的表情:「天月くん,能認識天月くん大概就是我一輩子的福氣了。非常地、喜歡天月くん。」

  拉起天月的右手,輕輕地吻了一下,「愛してる。」

  天月瞪大了眼,方才好不容易稍微有些止住的淚水這時又源源不絕的滑落出眼框,不停的用手抹去流出來的淚,但卻有越抹越多的趨勢。天月好幾次想張嘴說些什麼但卻又沒說出口。

  「喂───那邊那兩個還想吃蛋糕嗎───」直到はしやん朝著兩個人大喊,天月才為了不再掉淚而反覆深呼吸了幾遍,然後露出了一個欣慰的笑,「謝謝你們,真的。」
  「歌詞さんも、大好き。」

  「喂───真的不打算吃嗎───」

  伊東和天月聽見後便互相看了一眼,接著天月破涕為笑,「來了───」

  謝謝你們。
  有你們在的時光,才是最美的。



───FIN.

哇那個...................我打完了。

↑其實那個女生我是設定是96醬,但我不知道96醬跟天月熟不熟就是了。(幹
我只知道之前幫G桑和96醬慶生的時候搜啦他們有去所以想說關係應該不錯吧.....而且女歌手我比較認識的也只有96醬,雖然也有想過要不要換ろん不過後來還是算了.................。
↑然後我真的好喜歡讓まふ插花。(敢講#

 
评论(4)
热度(27)
© あか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