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まふまふ本命╹﹃╹
ニコニコ|soramafu、甘党
BSD|太中、中太、織太、社亂、敦芥
全職|葉黃、黃葉

歡迎小伙伴找我玩耍

【そらまふ-靈魂交換】TO:すずか 生日賀文



*同居設定
*戀人設定
*依舊的R-15:D(幹
*作者是ㄍ廢物所以爛尾了(#





  「啊啊啊────────────」
  「你冷靜一點行不行───」

  假日的早晨,そらる和まふまふ的屋子裡傳來了兩道高亢的嗓音。

  そらる和まふまふ面對面正坐,彼此都不敢相信會發生這種離奇的事情。

  他們兩個人的靈魂、交換了。

  「そらるさん,看著自己的臉喊そらるさん好奇怪啊!」
  「我要看著我自己的臉喊まふまふ才覺得噁心。」
  「そらるさん好過份───話說看著自己的臉說好過份真的好奇怪啊───」
  「看著自己的臉反駁我才覺得奇怪。」

  そらる、不,應該是有著まふまふ臉蛋的そらる表情還是一如往常的淡漠,倒是對面的那個"そらる"今天很激動。

  「そらるさん怎麼辦啊,為什麼會這樣?變的回來嗎?」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還有不要用我的臉做那麼蠢的表情好不好!」
  「為什麼是為了這種事才那麼激動啊!」

  まふまふ緊張的撓著自己的頭,在外人看來就是そらる正苦惱的撓著自己的頭。

  「事情都發生了你激動也沒用,冷靜點行不行啊,還有真的拜託別用我的身體去做那種蠢動作。」そらる就算跟別人交換了靈魂但依舊是像以往一樣的冷靜,看上去並沒有被這件事而影響到。

  まふまふ放下手,慢慢地安靜下來,凝視著そらる、也就是自己的臉,「怎麼覺得……」

  「嗯?」
  「我突然變得好帥氣啊。」
  「……」

  そらる勾起一抹冷笑,「哼、那也是因為我的關係吧。」
  但再外人眼裡會變成まふまふ冷笑,まふまふ本身皮相就好,長的很好看,配上高又瘦的身材,如果個性變的像そらる一樣的話,就會變成有的時候是冷酷型帥哥、有的時候是溫柔型王子。

  而そらる就完全相反了,因為まふまふ的個性比較活潑、套在そらる身上就會變成一個可愛的そらる。

  「而且聲音沒有跟著調掉,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帥。嗯。很帥。」まふまふ認真的盯著自己的臉看,說出了讓そらる很無言的感想。

  「你這傢伙……真的很自戀……」
  「是不是我只要無表情就能很帥氣呢嘿嘿,等變回來的時候來試試看帥氣一點好了!」まふまふ將雙手放在嘴邊吃吃的笑著,そらる只想去撞牆。

  為什麼偏偏是跟這傢伙交換靈魂、跟其他誰都好至少比まふまふ這個異常歡脫的傢伙還要好啊!そらる盡力的壓抑著想去撞牆的心情,站起身走到房門口,在進入房間前特別交待了一下まふまふ,「這一定是夢,我要在去睡一下,搞不好這真的是一場夢,不要吵我。」

  「え?啊、是。」まふまふ眨了眨眼,接著扯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そらる頓了一下,皺起眉頭快速的進了房間,好似一秒都不想在待在這個地方了一樣。



  大概在そらる睡了一個半小時左右的時間,まふまふ做完了一個MIX的工作,現在正照著鏡子。

  そらるさん……果然很帥嘛。まふまふ一邊想著一邊將そらる的臉右轉左轉,仔細的瞧了一遍。

  嗯,皮膚很白啊,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捏了捏そらる的臉,笑了一下。
  好軟。

  如果平常的話,そらるさん肯定不會讓我捏他的臉的吧,得好好趁這個機會好好捏個夠啊。まふまふ捏そらる臉的手越捏越起勁。

  「控制そらるさん的身體真不錯,要不要趁機來拍個照呢?」まふまふ吃吃的笑著,準備付諸行動拿起手機的同時腦袋突然飄過一個想法。

  そらるさん變成受的話會變成怎麼樣呢?

  「……嗯?說的也是,會變成什麼樣啊?」まふまふ放下手機,盯著鏡子裡そらる的臉看,原本捏そらる臉的動作也驀然停止。

  まふまふ微微低頭托著自己的下巴走出浴室,卻沒注意到這個家的另一人已經醒過來並且站在浴室外等他了。

  「你是在生小孩嗎弄那麼久。」そらる冷著臉對まふまふ說道,因為まふまふ本身比そらる還高、所以現在そらる俯視著まふまふ讓後者覺得異常恐怖,僅管那是自己的臉。

  「呃?啊哈哈そらるさん醒了啊……早安。」まふまふ扯出一個笑容乾笑了幾聲,試圖讓氣氛和緩一點,也沒注意到自己的句尾用錯詞。

  そらる沒有說話,側身進了浴室後卻開口:「拜託你不要再用我的臉做那麼蠢的表情了好不好……」

  「哪有蠢!」
  「明明就很蠢,蠢斃了。」
  「唔……そらるさん過份───」

  碰的一聲そらる受不了的把門關上,阻隔了門外まふまふ的抱怨聲。
  看門被關上まふまふ也沒有繼續吵下去,反而是思考起方才所想的事情。坐回沙發上まふまふ把筆電關機,抄起一旁的遙控器開始進行轉台動作。

  盥洗完畢的そらる面無表情的拿著一杯水坐到まふまふ身旁,一起盯著電視看,待まふまふ輪完三遍所有的頻道後そらる打算搶過遙控器轉到剛才中意的頻道,卻沒想到先被まふまふ的問話阻止了。

  「そらるさん、我們來做吧!」
  「……做什麼?」そらる舉起水杯灌了幾口水。
  「我說、我們來做愛吧!」

  そらる瞬間將嘴裡所剩不多的水全數噴光,一臉「你有病嗎?」的看著まふまふ,也就是自己的臉,「噗───……你那什麼鬼問題?神經病啊?」

  對著自己的臉問是不是神經病其實還頗微妙的。そらる想道。

  「做嘛做嘛!」まふまふ將雙手握成拳狀擺在腰部兩側,興奮的晃動著。

  看著まふまふ興致高昂的樣子そらる有種不好的感覺,「你這傢伙肯定是想用我的身體做一些很下流的事情吧,我才不要。變回來之前都不會跟你做的。」

  「ええ───?為什麼你會知道?」まふまふ一臉驚訝的望著そらる,只見對方幽黑的雙眸透露著一股明顯的殺氣,令まふまふ顫了一下。

  「……」
  「呃、當我沒說話好了。」まふまふ戰戰兢兢的轉過頭看著電視,そらる自逕拿起搖控器轉台,前者時不時會偷瞄一下後者,但後者還是一副冰冰冷冷的臉。

  ……嗚……そらるさん是不是真的生氣了啊……

  まふまふ的雙手放在大腿上,不安的繳緊了褲子,

  ……要找個時間好好道歉才行呢……

  まふまふ殮下眼,開始思考起該怎麼向身旁的人道歉。
  不知道過了多久,まふまふ的眼皮開始下垂,頭也不自覺的點了幾下,最後闔起眼往そらる的方向倒去。

  肩上突如其來的重量害原本正專注於電視節目的そらる愣了一下,撇過頭瞧了瞧睡著的まふまふ,也就是看著睡著的自己,そらる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而後便也靠上自己的頭,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繼續看電視。

  只個客廳只剩電視以及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僅管方才睡過但可能是被睡眠的氣氛給沾染了,そらる也變得有點想睡,就這樣靠著自己的頭睡著了。

  時間越來越晚,短針指向數字八,まふまふ和そらる已經睡快兩個小時了,節目差不多也準備邁向尾聲、晚餐的時間也已經到了,そらる率先清醒。

  怎麼跟著一起睡著了。

  そらる小幅度的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為的就是不想驚醒枕著自己肩膀香睡的人兒。雖然也差不多該把他叫醒了。

  舒緩的差不多後,そらる又靜靜的看了電視約莫十分鐘左右,自己在看的那個節目已經結束,關上電視そらる伸出手輕輕的搖了搖熟睡中的那個"自己"。

  「まふ,起來了。」
  靠在肩上的那人沒有動作。
  「まふ,該起床了,快起來。」
  依舊沒動靜。

  そらる再度晃了晃まふまふ,這次まふまふ稍微動了動,「唔……」

  正當そらる以為他要起來的時候,他卻沒有要起來的跡象。

  「……你這樣晚上會睡不著喔,快起來,你肚子不餓嗎?」
  不動如山。

  そらる眨眨眼,突然覺得這樣叫自己起床好像有點蠢,感覺其實頗微妙的。
  
  「まふ,你再不起來我要打你了喔。」
  輕微的震了一下。

  這傢伙醒了。好啊居然敢裝睡。そらる危險的瞇起眼,繼續開口:「不理你了喔。」

  「え不要───」まふまふ迅速的睜開眼抬起頭,順勢抱住そらる的手臂求情。

  「走了啦去吃晚餐了。」そらる起身丟下一句話給まふまふ後就進房間拿了錢包準備出去。

  「えええ等等我等等我啊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呆了一下便也跟著起身去拿錢包。

  後來,據說兩位吃晚餐的時候遇到了甘党加湿器,甘党加湿器也因此得知兩人靈魂交換的事,對於まふまふ突然變的很帥氣這件事好閨蜜天月當然也是笑まふまふ笑了很久。


  隔天早晨。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そらるさん我們變回來了變回來了───」
  「你很吵啊!」一拳揮過去。
  「唔喔!」一擊秒殺。

  そらる不耐煩的轉過身,因為昨晚又跟甘党兩人鬧太久因此有些疲勞,原本想說今天可以好好補眠的,誰知道早上就又被某個精力過剩的傢伙吵醒,そらる的脾氣自然好不到哪去。

  僅管如此對於換回了自己的身體そらる還是感到很慶幸,但同時也覺得昨天會不會只是一場夢。

  有點好笑又詭異的夢境。

  まふまふ此時緩慢的爬上床,一邊咕噥著そらるさん下手好重難道都不懂的憐香惜玉嗎一邊趴上そらる身體。

  見狀そらる想起了一件事,「對了。」

  「嗯?」まふまふ嘟著嘴抬頭望向そらる。
  そらる一掃方才不快的心情,坐起身勾起一抹詭笑,「我來幫你實現你的願望如何。」

  「?什麼願望?」まふまふ眨了眨明亮的雙眸,努力的回想自己說了什麼願望,但完全不記得自己有說過類似的話,最後放棄般的再度看向心情莫名很好的そらる。

  そらる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まふまふ,まふまふ突然覺得好像有點危險。

  所謂的第六感。

  そらる靠近まふまふ,一個眨眼之間的速度就將雙手探進まふまふ的衣內,撫摸著那白皙的細腰。

  まふまふ整個人彈了一下,同時間驚叫出聲:「呀啊───等、做什麼!」

  そらる依舊沒有動口,只是胡亂的摸著まふまふ充滿骨感的身體,當然沒有漏掉最重要的紅櫻,只是輕柔的按了幾下那兩處馬上就挺立了起來,そらる將まふまふ的衣服由下往上提到胸口,挺立的紅櫻此時非常方便的充當了架起衣服的工作。

  轉移陣地そらる一路由まふまふ的額吻到頸間,在肩膀的某一處留下一個印記,再伸舌舔了舔まふまふ的耳垂,不意外的換來那人的顫栗。

  そらる用力的吸吮著まふまふ的耳垂,發出的嘖嘖水聲刺激著まふまふ的聽覺,從耳骨到耳垂來回舔舐了兩三遍使まふまふ的右耳充滿了そらる透明的唾液,在窗外流洩進來的太陽光下顯得的很是淫靡。

  「唔嗯……そ、らるさん……哈、哈嗯……不行……」雖然如此說著まふまふ卻還是將雙手搭上了そらる的肩,欲拒還迎的態度只會讓そらる更想玩弄まふまふ。

  「說什麼呢,還在用我身體的時候不是很想念我嗎?還跑來跟我說我們來做愛呢,怎麼、現在就實現你的願望啦。」そらる一邊說一邊解著まふまふ的皮帶,金屬互相碰撞的聲音令まふまふ覺得他好像逃不掉了。

  「不、那個不一樣啊……啊啊───」そらる連同內褲一併扯掉まふまふ的褲子,伸手就朝已經巧巧挺立起的分身握去,引來了まふまふ高亢的驚叫。

  上下套弄著高挺的小まふまふ,同時也不忘愛撫下方兩顆圓滾滾的囊袋,頂端馬上就溢出了一些不明液體,順著柱體往下流去,不一會兒就染溼了整根玉莖,開口惡意的調戲:「嗯?在叫啊,可以叫大聲一點嘛。反正只有我聽到囉。」

  「そ、そらるさん……對不起唔……別在、嗚嗯……」まふまふ緊抓著そらる的襯衫,將早已羞紅的臉埋進そらる的頸間,殊不知這樣的舉動只會讓そらる因為近距離聽到まふまふ的嬌喊而更加興奮。

  美好的早晨,室內剩下兩具纏綿不止的身軀以及歡愛的聲音。

  「道什麼歉呢,讓我來滿足まふまふさま的欲望吧,嗯?」
  「不、要啊唔!啊嗯……咿……哈啊啊───」

───FIN.

 
评论
热度(55)
© あか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