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まふまふ本命╹﹃╹
ニコニコ|soramafu、甘党
BSD|太中、中太、織太、社亂、敦芥
全職|葉黃、黃葉

歡迎小伙伴找我玩耍

【2014|年末總結】


欸該說啥好呢...總之大家好久不見(´・ω・`)
我超混的。(敢講

2014終於也要結束了時間過的真快,年度總結了一下發覺自己跟本沒進步一直在原地踏步甚至有倒退嚕的趨勢,我都要哭ㄌ(っ´;ω;`c)(你的問題

謝謝大家願意關注我這小透明,希望大家都能過得開心別像我一樣過得很苦(。)謝謝你們;;;;;;;
明年考完回歸之後在LOF上發的文會改成簡體,總覺得還是該入境隨俗(?


發現自己也是挺拼的了至少在三年級前每個月都有出篇233333
天啊我糾竟是有沒有進步啊...五月真是夠黃暴了2333
六月天月生賀嚴格說起來是七月才生出來的...hhhh
八月最後七夕那篇,真的不知道該挑哪段,就隨便選了一段233

明年估計會有一大波全職(而且都是葉黃)啊2333333
雖說全面閉關但其實我還是常常偷閒上來(還敢講
反正也要年底了哈哈哈 先預祝LOF的大家新年快樂and聖誕快樂啊2015沒賀文~~~~~~~~~
從九月起後來的粉絲會一律考完後再一次性的發私信~~~

再跟你們說一件事啊,一月十八號COF首場海外個唱我有參加哦是晚場=͟͟͞͞( 'ω' =͟͟͞͞( 'ω' =͟͟͞͞)=͟=͟͟͞͞( 'ω' =͟͟͞͞( 'ω' =͟͟͞͞)=͟


順便來問對我的感覺啊有沒有人要來回答~~~~~~~~(沒有


--


Jan☆゜.*・。

  「Happy new year───!」COF的成員同時大喊,聲音裡充滿了青春和熱血。

  幾秒後旁邊也傳來了同樣的喊話聲,就像是在回應COF的聲音似的,陸陸續續的也傳出許多這樣的聲音。
  
  煙火綻放著,美麗的顏色及花樣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上面,除了伊東歌詞太郎。

  看向身旁被煙火火光映照著的天月的側臉,他顯得有些朦朧,伊東不自覺的斂下眼眸,此時此刻他只想看著天月、記住天月的樣子。

  伊東回憶起這一年來的種種,包括他們交往、他們的LIVE、他們一起住宿......很多很多事情湧上心頭。

  一切都是因為有天月在而如此美好吧。他想。

  鬼使神差般地,伊東伸出手攬過天月,緩緩地撥起他的瀏海,天月疑惑的轉過頭,「歌詞さん?不看煙火嗎?」
  伊東靜默,就這樣看著天月良久,才出聲道:「只想看你。」然後傾身在天月的額際上落下一吻。

  不意外的天月又炸紅了臉,「等、等等等!你在幹麻這可是外面喔?」很慌張的左看右看,確定了周圍的人注意力都放在煙火上才安心下來,轉回頭看向伊東,天月發現伊東還在看著他。

  直勾勾地、就像要望進他心底一樣。


Feb☆゜.*・。

  「這樣就結束了吧。」そらる問正在看成果的まふまふ,まふまふ的回答卻不在他意料之中,「還沒哦、還有最後一種!兩個人限定的!」

  僅管剛剛的六個動作兩個人是比成對的,但其實自己一個人也做的到,只有第七種是一個人做不到的。

  まふまふ將右手伸出在身前擺出一個數字七的樣子,そらる一看馬上就懂為什麼第七種一個人做不到。

  因為最後拍出來會是一個愛心的樣子。

  そらる也將左手伸出去比了一個數字七,在まふまふ調整好位置準備按下快門鍵的時候,そらる空著的右手往まふまふ的後腦杓伸去,接著一掌扣住了まふ的腦袋、往自己的方向一推,將自己的唇對準まふまふ的唇湊了過去。

  『啪嚓。』快門聲響起。

  まふまふ驚訝的瞪大了雙眼,そらる則是緩緩張開眼睛,離開了まふ的唇後便把還處在驚訝中的對方緩緩推下,看著就連身體已經滑下到地板上都還驚訝著的まふまふ,そらる不想在多理會,回過身繼續玩電腦遊戲。


Mar☆゜.*・。

  天月看著ぽんぽん在他腿上伸懶腰的動作,不禁開口稱讚,眼神也柔情似水,伊東突然有點羨慕ぽんぽん了。
  
  如果能一直受到天月的注視的話,那伊東覺得就算一輩子當ぽんぽん都沒關係。

  「歌詞さん歌詞さん!你看你看ぽんぽん也喝醉了哦!」天月有點小興奮的聲音將伊東喚回神,伊東一望過去,就見天月抬起ぽんぽん的一隻手亂揮,還嚷嚷著歌詞さん你快看ぽんぽん真的醉了等等的語句,殊不知這些舉動已經讓伊東要爆發了。

  啊啊……總是這麼輕易的就……越過那道防線了啊天月くん。

  真是、太可愛了。
  太喜歡了───

  「天月くん,我……」
  「喜歡你。」
  「大好き。」

  「……啊、」伊東恍神了幾秒,回神的同時才驚覺方才自己下意識的說了什麼,伊東整個人僵住,小心翼翼的看向天月,發現天月的反應跟他一樣。

  全身僵住,原本握著ぽんぽん手的那隻手也停在半空中,嘴巴也因驚訝而未閉上。


Apr☆゜.*・。

*此篇雙向結局 就各取了一段


  兩人之間頓時安靜下來,微風輕輕撫過臉頰,頭髮也跟著隨之晃動、額前的瀏海微微搖動,幾縷髮絲擦過臉頰,還有淡淡的花香味竄入鼻腔,耳邊時不時傳來鳥叫聲、腳踏車的鈴聲以及周圍鄰居媽媽們的聊天聲。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

  交握的掌心傳來的溫度也令有點懼高的澤田綱吉感到安心。那雙手牽著他的手做過很多很多事,從小時候帶著他去附近的公園玩耍,因為他跌倒而幫他抹去眼淚,對著他說別哭了並且牽著他走回家,一直到十四歲雙方都對彼此抱持著超越兄弟之間的感情,互相表明心意後的第一次約會,在不注目的地方偷偷牽手,還有像現在這樣子的牽手,一切都讓澤田綱吉感到溫暖。

  春天的氣息,熟悉的味道。
  「吶、言,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吧?」
  「說什麼蠢話呢,這是當然的吧。」



  雖然人已經不在身邊了,但他的靈魂早就繡上了那個名字。

  澤田言綱。

  從出生到現在就像命運一樣把他們緊緊的纏在一起,但現在上天卻分離了他們,對澤田綱吉來說無謂是上天對他開了一個玩笑。一個天大的玩笑。
  他多希望澤田言綱的死只是一場夢。只要一覺醒來還是一如往常,澤田言綱會躺在他身旁對他道早,在他額上烙下一個早安吻,一起吃飯,一起批閱那些好似永遠都處理不完的公文、一起翹班、一起被里包恩訓話。
  
  但這些事情,以後他都只能自己一個人做了。
  早上不會在有人親吻他的額際,不會有人陪他一起改公文,不會有人陪他翹班陪他被罵,永遠都不會了。

  哭泣的聲音持續響著,但這次沒有人能幫他抹去眼淚,並且對他輕喃:「別哭了。」

  在澤田言綱失去心跳的那個瞬間,澤田綱吉的心也跟著死了。


May☆゜.*・。

  「你看、這裡都流這麼多了哦?」まふまふ的右手上下擺弄著そらる的陰莖,頂端已經冒出了許多液體,順著柱體往下流、沾滿了まふまふ的雙手,過多的已經滴到了地板上。
  まふまふ舔吮著そらる的耳垂,故意發出大聲的嘖嘖水聲,從上到下每一處都不漏的舔著,讓そらる倍感羞恥,不止因為耳多的關係,還因為まふまふ手裡握著自己的性器的關係而羞紅了臉。

  「閉、上你的……嘴、呃啊───!不……」そらる瞬間仰起頭,嘴裡冒出了拔高的驚叫聲。
原因都來自於まふまふ原本玩弄著そらる陰囊的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緩緩的往後移,然後伸出一根手指就這麼毫無預警的插了進去。
  「真不錯的聲音,在多叫個幾聲啊?そらる前、輩。」故意在前輩兩個字加上重音為的就是讓そらる再次體會到明明自己身為長輩卻被後輩壓在身下操弄的事實。


Jun☆゜.*・。

  蓋住自己視線的大手離去,因為方才被遮住視覺一段時間所以已經適應了黑暗,現在突然放開反而有點不適應,眨了眨眼天月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眸,一見到眼前的情形腦袋就當機了。
  眼前一片耀眼的藍光,正前方有一棵大樹,樹下擺著一個巨大的正宗娃娃,數上掛滿了月亮和星星的吊飾,拉長了的掛燈也掛滿了整棵樹,數枝上也分別吊著許多木板,每個板子上都寫了滿滿的給天月的祝福。

  「天月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響亮的聲音從正後方傳來,天月慢慢的回過頭,在看見所有好朋友聚在一起對他大喊生日快樂的情景後,眼淚馬上不受控制的奪框而出。

  「え?今年也哭太快了───!」
  「八秒鐘!創新紀錄了!」

  天月還沒來得及去理會朋友們的調侃,雙手不停的抹著雙眼,「嗚……你們……」

  「天月くん。」

  天月愣愣地抬起頭,模糊的視線對上了最熟悉的雙目,伊東伸手用大姆指指腹溫柔地抹去天月臉上的淚水,嘴邊依舊掛著那怎麼看都看不膩的溫暖笑容。
  接著冰涼的觸感出現在脖子上,只見伊東的手繞到了天月的頸後,將一條由象徵天月的月亮和星星的吊飾所組成的金色項鍊戴上天月的頸間。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Jul☆゜.*・。

  進家門後發現燈尚未被開啟,對明明已經進來一段時間卻沒開燈的天月感到疑惑,脫下鞋子擺好後隨口問了一句,「天月くん不開燈嗎?」

  問句尾音落下的那一瞬間室內的電燈被打開,伴隨著一句:『お帰りなさい───歌詞太郎さん!』和好幾聲拉砲聲跟滿天飛的彩色紙條。

  瞠目結舌的望著眼前的景像,自己家裡到處都是裝飾,天花板掛了好幾條寫著「歌詞太郎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ます!」的大布條,還有眼前COF的成員們以及不是COF的其他朋友,幾乎能到場的都到了,兩隻家貓みみ和ぽんぽん也在看到主人回家的時候跑了過去,在伊東的腳邊蹭著喵喵了幾聲。

  端著大家合力完成的生日蛋糕緩緩的朝伊東走過去,所有人默契的開出一條路,屬於天月特有的嗓音在屋子裡傳開,「Happy Birthday To You───」

  在天月起頭後所有人也跟著一起合音,『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kashitaro───Happy Birthday To You───……』一曲結束天月剛好走到伊東的身前,酒窩一如往常深深的陷了下去,最後是整齊劃一並且大聲的『歌詞太郎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ます!』
  聽到所有人一齊大喊出對自己祝福的語句,伊東歌詞太郎突然覺得眼前的事物就像是一場夢。

  一場無比幸福的夢。
  看著天月,恍惚間,彷彿還能感受到早上海風吹在臉上的愉悅及淡淡的海水鹹味……

  明明自己在幾年前都還沒有人會這麼重視他的。
  一向擅長逞強的他此時卻控制不住淚水奪框而出,模糊了視線,明明想要清清楚楚的記錄下與朋友們相處的每一刻,不料淚水卻像故意跟他作對似的愈流愈多,伊東只能舉起手不斷的抹去,「謝謝……嗚……真的……謝謝你們……」顫抖的泣音明確的表達了伊東的心情。


Aug☆゜.*・。

  那是一個盛夏。

  下客的車站中夏日花草的芬芳
  深深的深呼吸 小跑著向你前進

  「糟糕要遲到了……!」伊東沒命的奔跑在大街上,穿過了幾個紅綠燈,進到了車站,假日人群很多尤其今天又是一個特別的節日。

  七夕情人節。

  說到底這個節日就是今天伊東約天月出來的目的。

  第一次除了團練以外的時間單獨約出來,這讓伊東前一個晚上像要遠足前的小學生一樣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才導致今天會遲到。

  等候室中 等待著的你的

  遠遠就看見了坐在椅子上的天月,伊東立刻跑過去,一邊喊著「天月くん對不起───」

  害羞的微笑與

  天月抬起頭就看見伊東滿頭大汗、喘著氣對他道歉,原本想教訓伊東的句子頓時全數吞回嘴裡,最後像是想到什麼一般的露出了得逞般的笑容,「遲刻太郎,請飲料哦。」

  「欸怎麼這樣……」

  「誰叫歌詞太郎さん要遲到嘛,遲刻太郎請飲料!」

  鬥嘴的聲音依稀環繞在耳邊,伊東想起天月在見到他的那個微笑,酒窩深深的陷下去,不管是什麼時候的天月都很好看。
  但下一秒伊東又想起了再最後他看見的,哭著的天月。

  落下的淚水

  笑顏與泣顏剎那間重疊在一起。


Sep☆゜.*・。

會考空窗

Oct☆゜.*・。

  今天的天空特別藍,就連白雲都像要融入那蔚藍一般。
  伸長雙手、雙腳也跟著隨意地伸直,微微仰起頭,鼻腔縈繞著淡淡的泥草味,混合著午後三點陽光的味道,那是城市裡為數不多的自然氣味。

  右耳,左耳。まふまふ右耳,そらる左耳。白色的耳機線靜靜地垂在地上。右手,左手。そらる的右手輕輕覆在まふまふ的左手上。

  靠向身後的大樹,視野裡出現了互相追逐嬉戲的小孩、脫離項繩放肆奔跑的狗兒、幾對情侶手牽著手甜蜜的合影、年輕的少女們就地而坐便聊起天……陽光穿過樹葉灑了幾道光在兩人的腿上,風緩緩撫過臉頰,まふまふ舒適地瞇起眼。

  今天是個平凡卻又不平凡的日子。まふまふ的生日。
  沒有特別熱烈的慶祝,僅僅只是兩個人悠閒的散散步,偶爾在其他人看不見的地方偷偷牽手、偷偷親吻。

  淡淡的、卻充滿了甜蜜,對まふまふ來說便已足夠。


Nov☆゜.*・。

會考空窗

Dec☆゜.*・。

還沒過完但會是空窗



沒進步...( '﹃'⑉)


2014/12/20 あかり.

 
评论
热度(12)
© あか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