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まふまふ本命╹﹃╹
ニコニコ|soramafu、甘党
BSD|太中、中太、織太、社亂、敦芥
全職|葉黃、黃葉

歡迎小伙伴找我玩耍

*超级自我流双黑

 

  中原中也站在港口盯着部下们进货,海风扑打着他的脸,今天的风刮得很用力,被吹过的皮肤感到些许刺痛,帽子底下的橘发随着风的方向飞扬,耳边是风划破空气时的声音。 
  大概会有一场暴雨。中原中也心想。随即让人带话下去今天提早收工,叫大伙儿动作加快好能赶紧回家。 
 
  侧过头出神的望着因气候不佳而不甚平静的海面,忽然间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两只小小的手互相交握,冷漠的视线,生疏的自我介绍。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彼时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第一次正式见面,那天也是刮著大风,刮得人脸生疼,恶劣的天气象征著不久后将有一场暴雨。 
  面对一位突然冒出的搭档,十岁的中原中也虽然觉得莫名其妙却还是基於良好的教养礼貌的自我介绍,与对方握手,不著痕迹地打量眼前生得一副好皮囊的十岁的太宰治。一头蓬乱的黑发下是几乎要缠满全身的白色绷带,露出的一只鸢色眼眸冷漠又深沉,沉静地犹如一汪死潭,配上他的外型有股病态的美感。 
 
  出奇的好看。 
 
  不得不承认,中原中也最一开始、在太宰治还没自我介绍之前的那一个片刻,对太宰治是有好感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太宰治长得好看。 
  人总是会下意识的亲近一切美丽漂亮的事物,尽管太宰治有一半的脸都包覆在绷带之下,依然能看出他比普通人更加好看的脸,那时候的中原中也几乎能预见再过几年后太宰治会变得多俊美,会有多少女人愿意挣破头只为与他共度一宵。 
 
  这个人笑起来肯定很好看吧。中原中也默默的想。 
 
  你好。眼前的男孩轻轻动了他的嘴唇吐出二个字,停顿了一刻,唇角带出一抹微笑,天生漂亮的桃花眼弯弯的勾著,像是可以勾出人的魂魄一样。中原中也本想着果然他笑起来很好看,却在下一秒瞧见对方一片鸢色里几不可闻的嘲讽。接着他说,我是太宰治。 
 
  中原中也微微蹙眉,上边儿尾崎红叶和森鸥外的对谈直接被他当成了背景音,攥紧手中的帽子,面对太宰治他心里漫出一股说不清的感觉。他不明白为什么太宰治明明笑着,眼里却一丝笑意也没有,就像戴着一张伪善的面具。 
  中原中也偶尔也会在尾崎红叶或是身边一些大人的脸上看见那种笑容,那是不出自真心、通常会附带转瞬及逝的怒气、讥讽,或是其他情绪的笑容。 
 
  原本在心中对太宰治那一丁点的好感度立刻消失无踪,只因中原中也排斥那样的笑,他觉得这么副好看的皮相就不该配那种表情,更何况太宰治周身有一股阴沉的氛围,小小年纪的中原中也暗自决定没必要就不和太宰治有过多的互动,然而命运弄人,现实与理想背道而驰,中原中也怎么也没想到过不了多久他们就好似被一条看不见的线紧紧系在一起,就此成了整个港口黑手党的最佳搭档,虽然他们彼此相看两厌;更遥远的未来甚至出现了『双黑』这个词,虽然后来那个长大的黑发男人独自走向了光明。 
 
  直至尾崎红叶带着他与森鸥外及太宰治擦肩而过时中原中也才回过神,他转过头看向那个拄著拐杖的同龄男孩,意外的是太宰治也回头看着他,眉眼之间不再有方才释出的虚假善意,太宰治皱眉,好看的薄唇抿成一直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是那一眼回眸,注定了这两个男孩未来几十年断不了的牵连拉扯。 
 
  「报告,中原先生,今天运来的货物一切正常,已全数清点完毕。」 
  部下的声音唤回中原中也的走神,他挥手表示自己听见了,交代了句早点回家就放部下离去。 
 
  咸咸的海风越吹越大力,头发被吹得凌乱不已,转身跳下阶梯,披在肩上的黑色大衣划出一个弧度,双手插在口袋里中原中也踱步走向他的爱车。 
 
  怎么就突然想到了那个讨人厌的青花鱼,真是晦气。中原中也想着,不满的啧了一声。 
 
 

——FIN.

写文时配的图是这个,主要就是在写这个画面

 
 





 
评论
热度(2)
© あかり | Powered by LOFTER